蚂蚁集团暂缓上市 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概念股齐跌

原标题:蚂蚁集团暂缓上市 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概念股齐跌 来源:金融投资报

金融投资报记者 苏启桃 实习生 刘敏

“对由此给投资者带来的麻烦,蚂蚁集团深表歉意。我们将按照两地交易所的相关规则,妥善处理好后续工作。”11月3日晚间,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蚂蚁集团”)发布致投资者信称,公司于当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通知,暂缓在A股上市计划。受此影响,其H股同步上市的计划也将暂缓。看似轻描淡写的几段话,却在资本市场掀起了巨浪,不仅蚂蚁相关概念股齐跌,对于其估值、后续以及影响等问题也引发广泛讨论。

蚂蚁金服概念齐跌

一石激起千层浪,更遑论蚂蚁集团这颗估值达2万亿的巨石。

11月4日,蚂蚁集团最大股东阿里巴巴集团在港交所和美国证交会就此事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集团的非并表关联方蚂蚁集团宣布其今天接获中国内地相关监管机构的通知,由于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及执行董事长、总经理被监管约谈以及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可能会使得其不符合相关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因此决定暂缓其在A股和H股上市。

消息一出,致使蚂蚁集团最大股东阿里巴巴股价大幅下挫。截止北京时间11月4日美股收盘,阿里巴巴下跌8.13%,从昨日的310美元/股跌至285.57美元/股,总市值蒸发超600亿美元。同时,阿里巴巴港股11月4日放量收跌7.5%,报277.2港元,成交额超280亿港元,创上市以来最高,市值缩至不足6万亿港元。

A股市场上,蚂蚁金服概念股的表现也相当惨淡。Wind数据显示,11月4日,蚂蚁金服指数跌2.33%。截至收盘,君正集团(601216)跌9.28%,泛海控股(000046)跌5.63%,中国人寿(601628)跌5.13%,新开普(300248)跌4.12%。

但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7月20日蚂蚁集团官宣启动上市以来,不少概念股曾迎来一波波行情。

以君正集团为例,蚂蚁集团是天弘基金第一大股东,而君正集团持有天弘基金15.6%的股权,是其第三大股东。随着蚂蚁集团官宣上市,君正集团的股价开始步步高升,至今涨幅达85.54%。

无独有偶,新开普作为A股市场上蚂蚁集团概念股之一,蚂蚁官宣上市后,其股价在一个多月内从13元上涨到18元。但从10月28日到11月2日四个交易日,新开普连续下跌,跌幅高达18%。

蚂蚁暂缓上市并非孤案

尽管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引发市场各方震动,但在此之前并非完全无例可循。

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在蚂蚁集团之前,IPO暂缓的情况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过会后在募资前被暂缓上市;另一种是已过会并完成募资后被暂缓上市,蚂蚁集团就属于后者。而在过往的面临相同情况的公司中,有的是改头换面重新上市,有的则是被取消了上市资格。比如A股市场上退还募资的第一例——立立电子。

2008年7月7日,就在已完成5.67亿元资金募集的立立电子即将挂牌上市的前一天,其公告称,有关监管部门要求保荐人等中介机构对媒体报道该公司的有关问题进行核查。后经调查,公司并未有重大违规违法之处,但公司可能存在有权属纠纷的不确定性。到了2009年4月3日,即将挂牌上市的立立电子重上发审委,结果是退市——撤销立立电子公开发行股票核准决定。而发审委给出的原因是股权交易有瑕疵、信息披露不充分。2009年4月8日,立立电子将募投资者集资金及利息返还给投资者。有意思的是,11年后,也即2020年9月11日,立立电子“变身”立昂微(605358)在上交所上市。

募资前被暂缓上市的案例相对较多一些,包括沃福百瑞、天常股份、侨源气体、海施尔等均属此类,比较典型的如侨源气体。

2017年3月,侨源气体披露招股书,并预计4月18日进行网上路演。然而4月15日,公司突发公告称因出现媒体质疑事项,侨源气体和申万宏源协商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如今,侨源气体的IPO批文早已到期,但公司明显没有放弃上市梦想。公开资料显示,今年8月,侨源气体已与中信建投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在四川证监局备案,拟在创业板上市。

或将半年后再重新上市

既然暂缓上市有例可循,不少企业也已经“曲线救国”重新上市,那么,蚂蚁集团何时重新上市便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有消息称,蚂蚁集团暂缓A股和H股上市的消息宣布后,蚂蚁集团执行董事长井贤栋当晚召集集团内部中高管召开紧急会议。井贤栋向参会人员解释称,监管主要是征求意见,蚂蚁需要尽快满足征求意见中涉及的具体要求,并保守估计蚂蚁重新上市的时间要被推迟半年左右。

但经此一变,蚂蚁集团还能保持原样吗?毕竟,监管环境的变化可能也会让蚂蚁集团面临新的挑战。

11月2日,银保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对联合贷明确提出四条细化的监管要求,行业普遍关注“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这条监管指标。另外,《办法》还规定,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该两项金额中的较低者为贷款金额最高限额。

《办法》对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巨头的网络小贷业务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也是比较有针对性的。蚂蚁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信贷平台,营收总共由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创新业务及其他三大门类构成,2020年1-6月三大项占比分别为35.86%、63.39%和0.75%。由此可见,数字金融科技服务是蚂蚁集团营收的主要来源。其中,微贷科技平台收入达285.8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9.41%。

对此,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目前需要面对最重要的问题是,蚂蚁集团是科技公司还是金融公司?一个主要依靠金融业务盈利的公司是否适合在科创板上市?他认为,尽管蚂蚁集团已经改名,但这并不意味着改变限制,其主要利润、收入都来自金融业务,应该认定为一家金融公司,这其实不符合科创板的定位,因此,即便要上市,也应该调整上市板块。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认为,对目前情况的处置还有待于证监会的智慧,在暂缓上市过程中,如果蚂蚁集团能够很好地回答证监会的问题和关切,给监管层一个满意的答复,我相信,蚂蚁集团的上市进程依然会持续推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