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券商的“恩怨”:国泰君安V银河证券的亿元旧账

头部券商的“恩怨”:国泰君安V银河证券的亿元旧账。。。

来源: 券业行家

原创 券业点评

据行家心得,头部券商的年报不啻于一座金矿,可供挖掘的细节颇多。

比如,刚刚发布年报的银河证券,就提到了一笔来自国泰君安的旧账。这让行家深思:两家头部券商,究竟有何纠葛?

头部券商居然是欠款大户

摆在行家面前的,是一份厚重的年报:

3月29日盘后,中国银河发布2020年度报告,总页数多达284页。其中经德勤华永审计的财务报表附注,就有145页。

而在对合并和母公司资产负债表“应收款项”的附注中,行家均发现了国泰君安的身影。

2020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9年底,国泰君安为排名第四的“欠款大户”,欠款金额为14,799.53万元,占应收款项总额的2.82%,性质为“应收证券承销业务佣金”,且账龄已经超过三年。但在2020年底,欠款金额前五名中未出现国泰君安的名号。

再看母公司资产负债表,国泰君安依然在列。

截至2020年底,国泰君安为排名第一的欠款单位,欠款金额为10,799.53万元,占应收款项总额的比例为28.12%。而在2019年底,这一数值同样是14,799.53万元,占应收款项总额的50.93%。

两相对比,可以确定,2020年内国泰君安支付了4,000万元欠款,但还有1.1亿元的旧账没有还上。

为何说是旧账呢?因为账龄超出行家的想象。

延续多年的未结旧账

行家翻查了银河证券自上市以来的年报,发现国泰君安一直都是“欠款大户”。

2016年度,国泰君安的欠款金额为17,251.13万元,账龄“1-2年”,超过“银河水星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简称:水星1号),位列欠款之首。后者的欠款金额为8,289.72万元,账龄在1年以内。

银河证券2016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附注

银河证券2016年度母公司资产负债表附注

2017年度,国泰君安的欠款金额为14,799.53万元,削减2451.6万元,账龄增至“2-3年”。

2017年欠款金额欠款一直在账上——

银河证券2017年度母公司资产负债表附注

而在2018年和2019年,国泰君安的欠款金额保持在是14,799.53万元,账龄均是三年以上。

银河证券2018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附注

银河证券2018年度母公司资产负债表附注

银河证券2019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附注

银河证券2019年度母公司资产负债表附注

以此倒推,这笔欠款可以确定发生在2015年,距今已是第六个年头。

如此久远的账,究竟来自哪里?是否还能查到细节呢?

或来自保荐国君上市

说来也是巧合,行家本打算查看银河证券上市之前的详细年报,却在其发布于2016年9月的招股书中,不止一次发现了国泰君安的名字。

据银河证券招股书披露,国泰君安为2015年度排名第二的大客户,贡献了多达17,251.13万元的“手续费和佣金收入”,仅次于前面提到过的“水星1号”。

而在2015年度,国泰君安的同样是欠款大户,欠款金额恰好是17,251.13万元!

银河证券招股书:2014-2016H1应收款项

如此严丝合缝,显然并非巧合。

更何况,国泰君安在2015年6月通过IPO上市,就是由银河证券和华融证券担任联席保荐机构,银河证券、平安证券、华融证券、华泰联合和西南证券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行家追查了国泰君安的招股书,其承销保荐费用为39,500万元。如果不考虑另外三家联席主承销商,只由两家保荐机构平分,银河证券的收入应该是18,750万元。这一数值与国泰君安的欠款金额相当接近,差距不到8%。

行家据此推测,这笔欠款极有可能是国泰君安2015年上市之际应该付给银河证券的承销保荐费用。但不知为何,在2020年末,居然还没有结清。

都是国资控股的头部券商,为何如此?

京沪券商龙头对比

饶有兴趣的是,银河证券是帝都券商的龙头老大;国泰君安作为魔都券商,在净利润方面超越海通证券,跃居沪上三巨头之首。

同为金融重镇,京沪两地的代表券商,究竟孰强孰弱?

为统一口径,行家根据合并财务数据,对比了银河证券和国泰君安2020年度的主要指标。

从业绩指标来看,银河证券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相当于国泰君安的67%和65%,净资产不足国泰君安的六成;因此,银河证券的ROE为8.91%,明显高于国泰君安的8.10%。 

从主要业务来看,银河证券的经纪业务相对强势,与国泰君安的差距仅为18%;其次是信用业务,相当于国泰君安的73%;而投行业务和资管业务仅分别相当于国泰君安的25%和38%。

从机构和人员情况来看,银河证券的分支机构总数为527家,在职员工11,545名;而国泰君安网点共有452家(包括上海证券的79家),在职员工15,198名。以此计算,银河证券的部均净利和人均净利分别相当于国泰君安56%和86%。而银河证券的人均薪酬为46.16万元,远低于国泰君安的60.10亿元。

近期行家发现,首都悄然取消了“经济中心”的提法,两地券商的胜负,或许早有定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